Archive du mois : septembre 2022

大运河遗产与大运河国家文化公园

作者 : 赵云
大运河以其3000多公里的历史遗产,讲述着2500年的中国故事,是拥有历史与现实交融品质的超大型文化资源,在展示古代中国、滋养现代中国方面具有独特而重要的作用。21世纪以来,围绕大运河作为“文化遗产”的价值认知、申报世界遗产、保护与管理及其沿线地区发展,在中国8省(市)超过8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在5亿多人民的直接参与或关注中,述说了“中国大运河”传奇。

建构基于‘一带一路’的亚洲历史文化空间大格局

作者 : 董卫
1 时代背景:亚洲城市化
据联合国城市发展报告,未来30年全球城市化过程中,有近95%将发生在亚洲和非洲。自1990年以来,亚洲城市化发展一直处于全球领先地位,尽管亚洲城市化程度略低于世界平均水平,但其速度快于世界城市化的平均水平。预计2025年亚洲城市化率将达到50%。亚洲的崛起会对城市发展,乃至全球社会、经济、政治格局产生重要影响。千万人口的城市和上亿人口规模的城市群体系将会不断涌现,这将是未来是数十年亚洲发展的总趋势。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亚洲地区的文化遗产保护将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因此,如何形成一种全球化的遗产保护合作关系,值得各国共同关注和思考。

珠海市香山古驿道活化利用经验

作者 : 王朝晖
珠海,中山,澳门以前同属香山地区,珠海境内的古驿道曾是联系珠中澳三地的交通要道。得益于毗邻澳门的地缘优势,珠海在近现代群英辈出,许瑞生副省长曾写道:“南粤古驿道文化之旅中,最具有中国现代国家记忆历史意义的,非岐澳古道群英故里遗产线路莫属”,并将珠海的古驿道主题定位为“香山古驿道群英故里文化遗产线路”。

南粤古驿道的价值与保护利用

作者 : 曹劲
南粤古驿道从秦汉时期中央政权突破五岭、武力征伐的军事之路,逐步发展为南北通融、东西交汇的商贸之路和民族迁徙、文化融合之路。古驿道连接出海口,又使得岭南从偏安一隅发展为国家门户之地。驿道的建设是国家统治的有力手段,其演变的过程更是伴随着历史文明的演进。
现在,南粤大地上保留很多古代道路,陆路与水路并举,官道和民道并行。但随着现代交通体系的发展,曾经辉煌通达,车马喧嚣的古代道路逐渐被覆盖、被切割、被遗忘在深山野岭之间。它们所拥有的岁月之美,山野之美,日渐凋零。

驿路弦歌——华南教育历史研学基地的价值与保护

作者 : 张羽 – 华南教育历史研学基地是近两年南粤古驿道保护利用工作的一部分。在抗战时期,我国文化教育机构也是被针对性摧毁的目标之一,大批国内院校为了维护教育,纷纷迁徙到西南后方。而作为中国近代开风气之先的广东也有非常繁荣的教育事业。在抗战爆发,特别是广州沦陷之后,也有大批的华南院校踏上这个迁徙办学的历程。这段历程在南粤古驿道的沿线都留下了很多史迹。华南教育历史研学基地依托于这段历史,通过对古驿道沿线办学旧址的保护和利用,达到呈现历史,启发今人的作用。同时,通过研学基地的建设,以文旅融合的形式促进乡村振兴,获得更深远的社会效益。

浙东唐诗之路:绍兴古道

作者 : 周筱芳
1.从日铸岭古道说起
本次介绍由日铸岭古道的维护与利用讲起。日铸岭古道位于绍兴古城东南面,离绍兴古城约30分钟车程的地方,是一条已经使用了2000多年古道,它是绍兴平原进入会稽山地的驿道。旧时从日铸岭古道、王化溪古道、王筵岭古道这一条连线,是绍兴古城穿越会稽山腹地到达浙东唐诗之路重要水路陆路交会节点-嵊州三界仙岩的主线,从三界驿道南下,可以到达台州、温州和福建。日铸岭古道得名于2500多年前的越国,越王勾践卧薪尝胆打败吴国,成春秋五霸之一,使用的高质量的青铜剑出自这里,相传欧冶子在这个区域一日内铸成青铜剑,日铸因而得名。900多年前(公元1129年)宋高宗赵构就是翻越日铸岭,一路到达温州后折返越州,然后升越州为绍兴府,使绍兴成为南宋皇帝的临时居住地。

Rechercher dans OpenEdition Search

Vous allez être redirigé vers OpenEdition Search